北京福音宣教教会张牧师:中国教会未来面临的四大课题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各地教会蓬勃发展,许多城市新兴教会涌现出来,这是值得感恩的地方。但是中国教会遍地开花,在牧养经验、模式上处于探索阶段,尚未成熟,缺乏这个时代明确的发展方向,敢问中国教会路在何方?

如今中国崛起的城市新兴教会正站在试炼台上,中国教会要怎样走下去,路在何方,是整个中国教会都需要思考的问题。虽然每一个教会有各自不同的异象,但是整个中国教会需要有共同的时代责任和共同的时代异象。

北京福音宣教教会的主任牧师张永生牧师对中国教会未来的发展方向很有负担,在探索自己带领的教会发展方向的同时他也思考了中国教会在这个时代面临的四大课题:

1、一代一代的领袖传承。

张牧师回忆了过去中国教会在最冷酷的时期(文革时期),出现了倪柝声、王明道、袁相忱、谢模善、林献羔还有众多教会的领袖。他们不光是在那个时代的教会中有巨大影响,在面向社会时,就连那些逼迫他们的人之后都信仰了,这是很难得的。

这也是神在那个时期在中国大地的教会树立起的一盏一盏明灯,这些人带动了很多下一代的基督徒,这样的好牧者、好领袖可以向后人揭示基督徒该怎样走,该怎样生活,这是很重要的。虽然那个年代,教会受到严酷的逼迫、压制,但是值得感恩的是那一代的人有可以效法的领袖。

改革开放后,中国教会活动空间相对扩大,物质上、经济上,各方面都成了世界瞩目的国家。那中国教会在这个时代有没有出现,像倪柝声、王明道那样影响一个时代的领袖?他们在那个时代的影响力不仅在教会,而是透过教会向时代说话。如今中国教会有没有这样一盏一盏的明灯,值得我们思考,也需要我们为一代一代领袖的传承献上更多的祷告,不仅需要建立神学院,还有教会很多需要努力祷告的地方。

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如果没有摩西,他们被带出埃及后怎么办?需要牧养,所以神用了40年时间把摩西放在埃及,然后又把他带到旷野40年,神花了80年的时间来预备摩西成为一个时代的领袖。为什么要花这么长的时间呢?因为真正委身耶稣基督,真正成为基督门徒的教会的领袖是要经历神很多的试验和陶造的。

那么,我们这一代的中国教会有没有这样的属灵领袖出现,如果我们真的能自豪地说,那中国教会真的很有希望,如果我们觉得还没有,那我们要多多为此祷告,在教会、神学院方面,我们真的要付出更多努力。一代一代领袖的传承是教会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和条件,如果没有这个,教会很难成熟。

张牧师特别强调,神是使用真正委身基督的,各方面都受过训练、装备的牧者,他相信,中国教会将来会出现这样的领袖。因为像他这个年代(年过40岁)的牧者,遇见了很多社会改变和风波。小时候是毛泽东时期、中学到了邓小平时期、然后是江泽民、胡锦涛时期,经历了很多的变革。所以这一代的人又有经历,又有经验,还有知识的造就,并且很多牧者去了国外得到装备,由此可见中国教会在大环境上已经具备了一定条件。但是真正像倪柝声、王明道、袁相忱这样的有主心骨的领袖,能够为基督拿出生命的人又有多少呢?

中国教会的前景是美好的,因为有了大环境,环境造就人。张牧师肯定地说到。

如果要出现影响一代人这样的领袖,需要在属灵上非常纯真、委身,要具备时代的感觉、世界化的眼光、前瞻性。张牧师坦言,中国教会过去有在受逼迫中持守信仰的经验,不过缺乏教会复兴、教会向普世宣教的经验。过去我们有勇士,不过缺乏牧者,这一代领袖需要成为好的牧者。需要跟海外的有基督教历史背景的教会多沟通,但不是一味效法他们,要从中吸取教训,成为中国化的,中国向普世能够拿出来的牧养模式。

对于倪柝声、王明道这一代的领袖,他们留下的不仅是教堂,而是一颗颗赤忱爱主的心,向普世宣教的思想,留下的是像使徒保罗留下的一样:爱主、爱教会、爱社会、爱世界,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时代的领袖。所以中国教会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时代领袖的传承。

2、教会的门徒化、专业化。

门徒化。马太福音2819-20,主耶稣吩咐门徒要去传福音,使万民作主的门徒,这是最终的目标。所以教会需要门徒化才能达到普世宣教的目标,因此最重要的传福音模式就是门徒化,并且这在主看来是一个重要的传福音方式,也是教会的目标。我们看教会,看的不是简单的人数增多,更应该注重门徒人数的增加,这样的教会才是一个好的、成熟的教会,这样的教会才能带动更多的人。

专业化。张牧师在这方面特别有体会,教会需要专业化,教会牧者们在各方面要训练有素。因为这个社会发展很快,社会上的工作者他们所在的办公地点、办公用品、办公桌等都是很专业的,专业化就是国际化,国际化就是专业化。我们中国教会不能老像土八路

这个时代中国的教会要让社会上的人到了教会里面觉得被吸引,认为教会没有那么落后,所以教会的理念、经营模式一定要专业化。教会为什么要像仓库一样呢?说明教会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的发展,当然我们要反对教会盲目为了豪华而铺张浪费。

同时张牧师提出有些教会有一个错误的认识,觉得越简单、越朴实就更爱主,这是一种时代的错觉感。我们要得人,刚来教会的人,你不可能要求他具备很高的灵性,他们看的是教会的外观,尤其是在信息方面要让他们觉得有亲近感,教会信息不是落后于这个社会的。

中国教会专业化也很重要。怎样得人,职场上的人上班,办公地点非常干净、漂亮,一到教会如果觉得很不适应的话,很难得到他们的心。另外教会牧者要在灵性、知识方面装备好,牧者当了解这个时代的人他们在想什么、需要什么。我们要因地制宜,这是中国教会的专业化,也是中国教会面临的一个课题。

3、宣教的复兴和正规化。

中国很多教会非常重视宣教,但是好多教会光有宣教热情,缺乏实际的准备,当然热情很重要。宣教方面要多多祷告,多学习国外宣教有经验的教会。韩国在宣教方面结出了很多美好的果实。现在中国也有在向中东、东南亚一些国家宣教,但是有的人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因为支持不够,没有正规化。

中国教会的宣教在复兴的同时一定需要正规化,宣教士要培训、复兴。张牧师分享了他所带领的教会计划每年要把派遣出去的宣教士召集回来培训一到两次。中国宣教需要复兴和正规化是中国教会面临的一大课题。

4、教会的社会服事。

张牧师分享了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耶稣在传道时很注重社会服事,主在路加福音1025-37节里面讲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有一个人被强盗打伤扔在路上,祭司、利未人都绕道而行没有理睬这个受伤者,只有撒玛利亚人怜悯他,帮助他。我们中国教会是祭司、利未人还是撒玛利亚人呢?

社会上的人怎样看待教会,其实中国社会的人并不了解教会,认为教会跟佛教的寺庙没有什么区别。有些年轻人通过电影、媒体看到在教堂举行婚礼觉得特别时尚,仅此而已,说明中国教会对社会服事很不够。很多人认为社会服事为了传福音,不过在主看来,教会和基督徒要帮助服事那些需要服事的贫穷人,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即便他们不信,我们还是要服事他们。

如今中国教会对社会服事也不是完全开放,有掌权者的限制,还有一些历史原因,导致社会不太愿意接受教会的服事。所以教会要默默地服事,点点滴滴、默默无闻的服事。要有一颗顺服主命做社会服事的心。并且教会需要创造新的好的方式、方法服事社会。

张牧师建议,不光是去养老院、孤儿院,还可以有更多创新的社会服事。需要注意的是,比如去孤儿院做社会服事时,不要让孩子们觉得我们只是为了出风头,为了照相,这样会让孩子觉得很不舒服。张牧师跟教会的孩子们说,要和那些孩子做朋友,这是做社会服事需要注意的。

这个时代中国教会一定要发现和创造好的契机、模式去接近社会。当然那些孤儿院、敬老院也需要去,让他们感受到我们无私的爱,要有更多创造性的通道。

张牧师也在计划教会要做一些家庭服事,现在中国家庭问题很多,我们怎样帮助那些支离破碎的家庭恢复美好。教会可以组织一些婚姻家庭方面的培训辅导,可以少讲或者不讲基督教词汇,然后帮助他们恢复家庭的关系,让他们看到做这些事的人是教会,是基督徒,慢慢地他们会对教会、基督徒有正确的认识。这是一个契机,也要持续性地去做。

韩国的教会虽然做得很好,但是教会在社会上很孤立,因为他们只注重教会内部的建立和对外宣教,对自己国家的社会服事做得不够。中国教会如果不努力做社会服事,也容易走极端,一味追求成功、赐福,追求社会赋予的成功。很多教会都讲怎样蒙福,容易让教会成为很闭塞的群体,怎样打破教会闭塞的状态,要走出去接近社会,要在社会做光做盐。

最后张牧师总结说到,这是中国教会共同面临的四大课题,我们需要好好研究完成神在这个时代给中国教会的课题,谁做好了这些课题,就能建立很好的教会,成为这个时代中国教会的导航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